使用帮助  
会员浏览
andreaslin的日记网址:andreaslin.blog.jiaoyou8.com 
andreaslin 的日记 联系我 |  给我发暗件 |  设我为好友 | 心动 
等级:18等级:18等级:18
个人信息
我的相册 (3张)
我的日记 (22则)
我的图片 (0张)
日记文件夹
默认文件夹(22)
每月档案
2020/6(1篇)
2020/2(2篇)
2020/1(1篇)
2019/10(2篇)
2019/9(1篇)
查看全部...
最新日记
可堪嘆息
寧夏
轉引『毛尖:为李文亮
祝願大陸同胞平安
留言版
後封建
台灣是否保有較多傳統
先生的唸法
關於我的宗教信仰
倒序讀之
我收藏的日记作者
雨花
我收藏的日记
网友评论(12)
晨露清流 评论于2019-12-06 01:08:03
山路通常是幽静、弯弯绕绕的,弯弯绕绕...
晨露清流 评论于2019-12-06 00:49:45
我喜欢美术,也看画展,那两张配图都是...
晨露清流 评论于2019-11-28 11:21:24
挺奇怪的,你给我的留言我也是今天晚上...
晨露清流 评论于2019-11-21 11:02:23
谢谢你的高度赞美。你对我的解读,恰是...
Ann20191 评论于2019-03-08 10:10:43
哈哈!天啊!原來是這樣啊!因為那天忙...
Ann20191 评论于2019-02-26 10:22:10
我也是個素食者,因為一次偶然的機會去...
Ann20191 评论于2019-02-26 10:17:21
你的内心独白很精采!^-^
Summer_look 评论于2018-12-07 21:23:16
你好 交个朋友, 可好? Happy H...
zyf1989 评论于2018-07-27 03:38:41
你好~
雨花 评论于2018-06-10 09:04:06
谢谢您!
  第1-2,共2篇日记[首页][上页][下页][末页]
标题:寧夏 字体 [ ]   颜色[绿 ]
分类:随笔小记 创建于:2020-02-28 被查看:1118次 评论(0)   文件夹:默认文件夹
注意到首頁一位網友來自寧夏,讓我小吃了一驚。現在還有寧夏?
因為兩岸的政治分隔,我初中(台灣叫國中,國民中學的意思)時唸的地理雖也是中國地理,卻是1949年前民國時期的分省。
(所以台灣當時的相聲,才說我們讀的地理已經成了歷史了)
那時台灣教科書上寫塞北有四省:由東至西是熱河、察哈爾、綏遠、寧夏 (以上次序是靠記憶寫下,不是查資料的。我現在還能記得住順序,虧得是當時年輕記性好)
後來高中大學時,隨著政治逐步開放,慢慢知道點大陸的現狀,也知道我們初中讀的已經和大陸實際省份劃分不同,但當時還是不太清楚究竟改得如何。
再之後兩岸往來多了,網路上查資料也方便了,才知道塞北成為了內蒙自治區(現在內蒙其實還包含1949年前的興安省,興安就是內蒙最臨近東北的那部分,以前我們是把那兒當東北看的)
可當時沒仔細瞧過資料,我一直以為熱察綏寧四省都沒了。所以才會對網友來自寧夏那麼吃驚。
不過仔細查了網絡資料,發覺現在的寧夏回族自治區,和我以前讀的寧夏省包含範圍也大不相同了。 我讀到的寧夏省,那是面積二十多萬平方公里大小的一塊區域,比河北都大。但現在的寧夏回族自治區,基本上是以前寧夏省的南方一部分(雖然也是最精華一部分),面積也只是台灣的兩倍不到了。在大陸的省區劃分中,那是比較小的一塊了。
但得知現在寧夏首府是銀川後,又覺親切起來,因為首府還是一樣。而且也還有金庸筆下的銀川公主能讓我覺得親切。
 
标题:轉引『毛尖:为李文亮哭吧,但是』 字体 [ ]   颜色[绿 ]
分类:时事点评 创建于:2020-02-08 被查看:1094次 评论(0)   文件夹:默认文件夹
毛尖老師這篇寫得真好,從災難中提煉出「日日當為好日」的堅強而歡快。
她說:「你可曾真正看见人民在驚慌也在忍耐,在流淚也在堅守,在死去也在重生。」這句太好。
毛尖老師文思殆為天授,非常人所能。
祝願各省中華兒女自強不息,共同度過此次劫難。
***

毛尖|为李文亮哭吧,但是

宅在家里,在满屋宁静里体验兵荒马乱,大概就是现代的战争经验了。什么也干不了,什么也写不进去,理旧书的时候,随手翻翻,看到青春期用力划出的句子,“那些话我们原不肯说,只因为怕被人牢记”,却完全想不起来,当时是在什么样的心境下买了这本书,又为什么用彩色笔划下深深的印痕。 这是成长还是老去,我也说不清楚。但是网上看到当年钦佩的师友,用着高冷的知识分子语气在指手画脚,随口发配他们臆想里的中国,我就倒吸一口气。扔掉自己的肉身,局外人一样俯瞰这片土地,本来只要一个文化严究大纲,现在是几个数据就够。你可曾真正看见人民在惊慌也在忍耐,在流泪也在坚守,在死去也在重生。没错,这个世界早就不会好了,但这依然是我们要继续等待春天的世界。即便是NBA明星齐泽克,往疫情里投完一个漂亮的三分球,也知道说一句,这是一个需要无条件团结和全球协同的时刻。

《加缪手记》里有一段话很有意思:一个瞎子跟他的瞎子朋友说,半夜一点到四点间出门,这样不会在街上碰到任何人。即使撞到路灯,也可以很自在地笑出来。瞎子的经验是,如果是白天,别人的同情心会让他们笑不出来。 谁都知道现在不是笑的时候,但在这个例外变常态,大家都是瞎子的时刻,知识分子置身人群外的站位大概是最让人讨厌的。所以,我们更喜欢一个村接一个村的粗暴广播,“宁把自己灌醉,也不参加聚会。宁把自己灌倒,也不出去乱跑”。虽然,也发生了有些地方村民,把村里发的消毒酒精当白酒喝了下去。但疫情中涌动的中国人元气依然饱满可爱,小区门口贴着新版《囚歌》:人的生命只有一次/ 算球了/再关十几天就自由。论坛上,大家用张学良互相打气,没有赵四小姐,但是我们有万恶的朋友圈啊,光是辟谣,就够忙乎一整天。到晚上,也筋疲力尽了,想起对门的姑娘,给她写首诗:在天愿为比翼鸟,在地愿为走地鸡。是为一天。

是的,一次地方抗疫已经变成了一场举国决战,填在这场战疫里的肉身,够我们一整年降半旗够全中国默哀十个春天,但是,我更喜欢张宏文医生鼓舞人心的声音:坐在家里,就是战斗。我也喜欢被抢救回来的重症患者,拔出器官插管后,说出的第一句话是:吃你妈了个逼的蝙蝠。在整个中国重新格式化自己的时刻,我们先需要凝结能量,因为未来的重启会非常耗电,衢州乡干部的做法就很值得推广,他们也不带人去挨家挨户地砸麻将桌,他们收走全乡十三个村四百六十二张“幺鸡”,等疫情结束,日子还要继续。这是我们狼藉不堪又生生不息的世界,齐泽克的“后末世电影”怎么够他想象中国,这块土地上的罪与罚从来都不是教材可以预判,因为手持湖北身份证,只能流浪在高速休息区。十岁的孩子,一个人被隔离在家。但是你别马上哭,也有在逃十一年的杀人犯投案自首,疫情排查那么严,他真的太难了。也有机智的姑娘遇到采花贼,一句“我是武汉回来的”就击败了西门庆。 这是我们的中国。小区外面有光膀子的大爷在马拉松步,小区里有戴口罩的大妈在双脱手机械跑,网上有人在裸泳,网下的快递小哥深夜还奔波在没有一个灵魂的大街上。

今夜,让我们一起为英勇的李文亮医生点上蜡烛,让我们一起为他念一段丁尼生:
相信万事万物都有其目的。
没有一个生命会被废弃, 会被当做垃圾投入虚无。
相信没有一条小虫会被白白劈斩,
没有一只飞蛾会以生命追求徒然,
它不会在毫无意义的火焰中凋零枯萎。

但是,也让我们像余则成一样,面对左蓝的遗体,尽情地哭,但尽快把眼泪擦干。明天我们还要和这个世界更广大的病毒战斗。把知识分子的那点小资情调和矫揉造作全部抛弃,就像余则成对翠平说,他现在不敢想成家的事,因为随时会死。翠平一听就光火了,她扔下抹布问他,太行山里的女人你没见过?曾经有一次,她一天给二十多个寡妇发了烈属证,也没见一个女人哭哭啼啼的。这是我最喜欢《潜伏》的地方,也是我觉得至今没有一个女共产党员形象超过她的地方,她既有真正的信仰,也有全部的生活。

今夜,为李文亮哭吧,五百六十四个死者有了自己的名字。但是,不要让悲伤把你变得更机械更冷漠更局外人。记住,为了让太阳重新升起,我们付出了多么惨烈的代价。《挽歌》最后,也要我们在哭泣的梦里用狂悖的体温说服自己: 虽然我们不是每件事都懂, 但还是相信,等到很久以后, 等到世界的终点,等到每一个冬天变成春天, 一切都会走向美善。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服务条款 - 隐私权政策
© Unknown Space ,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