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帮助  
会员浏览
    andreaslin的日记 用户日记页 -- 关闭
 
對當代學術風格的觀察(下)字体[ ] 颜色[ 绿 ]
分类:随笔小记  创建于:2018-06-03 被查看:610次 [收藏:日记|作者] [评论]
以下原本寫在自己的facebook上,是回應前篇而寫


 回應XX兄 我一點兒都不反對文獻回顧的重要性。其實你所說的,我大致都是贊成的(但下面會解釋還是有些地方我的意見不同)。所謂的理論,其實我現在界定得很簡單,就是從[經驗]研究中所獲得的某種解釋(當然,是精要而有某種高度的)。我們任何人要做研究,先瞭解學術群體對這個現象已經認識到哪裡當然是基本功,否則就等於是為了造出一輛車而又重新發明輪子一般(我想這跟你所說的reality很大,沒人能靠自己的努力觀察到大部分,應該是同樣的道理)。 


 但是,理論本來只是研究者費盡千辛萬苦之後,想辦法歸結而出的解釋。但理論在成型之後,我卻覺得會似乎像是有了自己生命一般,反過來制約了研究者的研究可能性。我想是因為,真實世界總是千變萬化的,不管再怎麼精彩的理論,必然都是對現實世界的某種化約。而這種必然會有、不得不然的化約,卻很難不對日後研究的人產生影響,使得其後的研究者被不自覺的帶往某種方向--尤其是對能力有限的研究者特別如此(我也坦白承認我就是這種能力有限的研究者)。開始時可能只是不經意的使研究者更容易看到某種現象而忽視其他,但隨著理論的勢力越來越大,到後來則似乎形成某種像世界觀的東西,阻擋了研究者的視野。比如說,傅科的理論,在今日似乎就取得了這樣的地位。 


 理論會這麼有用,當然是有其原因的。確實,某些精彩的理論像是把銳利的刀,一刀切下,可以切出某種漂亮的切面,見到別人所不能見的現象。我以前其實也是理論的愛好者,看到精彩的理論,會有種彷彿自己掌握了真理的愉悅。可是,我現在覺得,不管那些理論是花了多少精神才提煉出來,學習者又花了多少精神去弄懂,後來者都不要太輕易的用那些理論來解釋現實--除非他自己也鑽研過現實是什麼。 我自己是在近幾年寫的東西中,才領悟到一點:可能要有三分的瞭解,我才能寫出一分的東西。那些沒能寫出(事實上大多也寫不出)的二分,基本上是我弄髒雙手,去瞭解現實到底是什麼的實際摸索。是這二分決定了這一分為何這樣寫而不那樣寫。但其他人若沒有這二分的摸索,一旦要用我寫出的一分來解釋現象,很難不偏誤。譬如,若我要研究中國史,我必須要真的去摸史料,我才能判斷別人對中國史的既有解釋到底是對或錯。只有當我真的懂這個現象,我才算真的懂了那些解釋現象的理論,我也才有機會(只是機會,不是必然)能獲得新的視野。我的想法是,在閱讀文獻之後,主要是立基於經驗研究對既有文獻的「辯駁」,才讓我們有可能跳出既有理論。在這點上,我確實和你的看法不同。純粹靠閱讀文獻,要思考到前人文獻的缺點,而看到一條前人文獻都沒思考到的新路,我覺得是很難做到的。(就算天才做得到,他們設想的新路到底是不是真正實存,又是個問題) 


 我覺得知識的探求就像我們不知道規則的棋局,要由觀察棋局的運作去反推規則。說到底,我們可能永遠不知道棋局的真正規則是什麼,但是,由棋局的運動,我們至少可以知道什麼「不是」棋局的規則。(Popper所說的可否證性)。但是若對棋局運動的觀察不夠,則不同對棋局規則的推想,最後就會變成各說各話。我覺得現在說的與理論對話,問題就在這,似乎很少有理論能被「否證」,因為不同理論立基的似乎都是「不同的現實」。當然,因為每個觀察者所在位置不同,我不否定即使有了詳細的觀察,也仍得出不同的觀點的可能性,尤其跟人相關的知識,更是如此。不同視角可以豐富我們對真實的理解,但若不同觀察者眼中的世界,根本就不是同一個世界,那樣的知識某方面來說也就會喪失了價值。 


 所以,我真正反對的,應該可說是想把某種理論取向,當成自己認識經驗事實的方便法門,卻因而沒有真的去弄懂經驗事實吧。 


 謹回應如上。感謝XX兄的指教。是因為有你的指教,才讓我又多思考了一些問題,寫出了這個補充。我們對該怎麼做研究的立論,其實九成相近,只是是那一成不同,讓我們講出的話很不一樣。

※ 来源: http://www.JiaoYou8.com ※
 
更多"随笔小记"类日记
阮郎归 ⠄花香与花容八戒心
後封建andreaslin
中秋节快乐!!!妗苼縁
婚姻需要互相扶持而不是一个人进步一个人原地不动lisa165
幽默 - 没有邮件就是好消息 No mail is a good newshunanren
我来了,遇上[他]&[她]妗苼縁
對的時間如果有幸遇到對的人,自己對了嗎?SIX
好吃的SIX
【浪漫满屋】傻春
【爱情观】傻春
查看全部...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服务条款 - 隐私权政策
© Unknown Space ,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