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帮助  
会员浏览
andreaslin的日记网址:andreaslin.blog.jiaoyou8.com 
andreaslin 的日记 联系我 |  给我发暗件 |  设我为好友 | 心动 
等级:16
个人信息
我的相册 (3张)
我的日记 (18则)
我的图片 (0张)
日记文件夹
默认文件夹(18)
每月档案
2019/10(1篇)
2019/9(1篇)
2019/6(1篇)
2019/4(1篇)
2019/3(1篇)
查看全部...
最新日记
後封建
台灣是否保有較多傳統
先生的唸法
關於我的宗教信仰
倒序讀之
衷望
交友網站的戰略弱點
閩南語、粵語、越南語
徵與征
對當代學術風格的觀察
我收藏的日记作者
雨花
我收藏的日记
网友评论(8)
Ann20191 评论于2019-03-08 10:10:43
哈哈!天啊!原來是這樣啊!因為那天忙...
Ann20191 评论于2019-02-26 10:22:10
我也是個素食者,因為一次偶然的機會去...
Ann20191 评论于2019-02-26 10:17:21
你的内心独白很精采!^-^
Summer_look 评论于2018-12-07 21:23:16
你好 交个朋友, 可好? Happy H...
zyf1989 评论于2018-07-27 03:38:41
你好~
雨花 评论于2018-06-10 09:04:06
谢谢您!
Bubblysmile 评论于2018-04-03 09:41:53
谢谢留言,认识你很高兴。
magentalove 评论于2018-01-22 11:26:37
Thanks for your attention, but it is...
  第1-10,共18篇日记[首页][上页][下页][末页]
标题:後封建 字体 [ ]   颜色[绿 ]
分类:随笔小记 创建于:2019-10-04 被查看:43次 评论(0)   文件夹:默认文件夹
大陸通常把十九世紀中之前兩千多年稱為是封建時期,而周朝的封建則特別稱為分封制。 對此,我是不同意的。因為封建在政治上是指層層的上對下權力分封,上對下有宰制力但上也要保護下,下對上有忠誠及貢腹義務。這種政治安排的意義,是讓一個君主在沒能力於大範圍下直接統治時,可以透過策封的方式,至少獲得間接的統治。

就此而言,周朝確實是封建,但中國自春秋末年之後,就實在很難說是封建。因為春秋開始的兼併,到戰國君主已經慢慢不透過分封來間接統治。商鞅遍法的意義就在於開始阻斷了分封的舊貴族統治,而把全國納入君主直接的掌控中。君主則是以籌建知識菁英政府的方式取代舊血緣貴族的統治。
因而戰國到清末中國的基本政治格局可說是皇權與鄉紳集團的共治結構。皇權主宰中央及全國,而鄉紳主宰地方及擔任政府執行骨幹。鄉紳統治確實使得地方鄉村處於某種壓迫,跟西歐封建社會相近。對這種壓迫的排斥,可能是大陸想用封建形容周到清時中國社會的理由,當然也是為了要與馬克思史學分期一致。但馬克思史學的結論是他觀察歐洲得到的結論,實在不需因此論證中國也必然是走同一條路。而就實質情況而言,因皇權並不是透過一層層轉分封到鄉紳的,相反的,皇權是透過地方推舉、考試等方式直接向仕紳集團徵才。而仕紳集團並不能由血緣在代間傳遞地位,也有內部成員的部分更動。從這點來說,中國自戰國到清末,實在很難說是封建時期(雖然動亂時期某種回潮接近封建是可能的)。所以錢穆認為,中國這兩千年是「士人政府」。以前我是全然認同錢穆的說法,因未確實有理。但現在想法稍有修正,士人政府四字太過正面,沒能考慮到皇權統治下基層社會的受壓迫性,也沒能考慮到皇權對士人還是有相當的權威性。

之前突然福至心靈,想到了用「後封建」來形容自戰國到清末的皇權與鄉紳共治局勢。因為所謂的「後」(post)就是既繼承之前但又與之前有所不同。應該會比士人政府、封建社會等詞更能描述戰國至清的中國。中國為何會有兩千多年的後封建時期,應該是個很有意義的討論課題。至於封建兩字,我想還是就用來專指西周那種層層封土的體制吧。

不過,我這種講法當然也有問題,一段兩千多年的歷史,怎麼能用個簡單的「後」字來涵蓋呢?應該要用能點出該期特色的字眼才是。真要我說,我會說中國歷史在西周封建之後,自戰國後期到清末,就是皇權與紳權的共治。這是在某一面上突破封建而進入近代(建立了他國甚晚才有的上層官僚或科層統治),但也仍在廣大下層保有部分封建殘餘(例如政府放任仕紳包稅),是中國歷史條件下獨有的特殊樣態。
 
标题:台灣是否保有較多傳統文化? 字体 [ ]   颜色[绿 ]
分类:文学创作 创建于:2019-09-24 被查看:70次 评论(0)   文件夹:默认文件夹
以下所寫,是在台灣一個網頁上回應一位大陸同學的提問。我略做了一點文字修正。 

***** 大陸同學的問題: "我很久以来有一个问题始终萦绕于心。小时候就已经听说,台湾在保存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方面做得比大陆好,尤其是民风淳美(那时2010年左右)而大了一些后又接触了一些不同的观点。... 我想问的是,蒋家的统治是否真的使台湾在民族文化保存与社会风气建设上优于大陆?如果有,表现是什么,时至今日,蒋家统治在这方面的遗产多大程度上还在?多大程度上已经消失?" 

****** 我的回應:
 同學所問的問題,是我思考過的問題。對於同學所問,我試著講講我的思考。 首先要指出的一點是,文化這個詞,是個包含太廣以致也往往沒法精確指涉內涵的名詞。所以附加在文化之上所謂的民族傳統文化,也很難講清楚其內涵。 

不過,文化這個詞所指涉的也不是完全空的,就像我們一眼可感覺出中國文化和西方文化在許多面不同。即使在中國之內,倘若語言不通,則東北和兩廣的差異,只怕也不會小於歐洲內的瑞典和希臘。事實上,我讀大學時第一次見到香港來的同學,是受到強烈文化震撼的,覺得他們和我們在許多面上差別很大。想來你在大陸,可見到更多各處人的差異,體會會比我還深。

 可是再反過來說,東北和兩廣有差異,難道就又會各方面都不同嗎?卻又不然。我想起以前讀到胡適弟子唐德剛教授描寫胡適夫人江冬秀女士對他的慈祥照顧,一樣能夠馬上覺得親切,因為台灣的老太太對年輕子弟的呵護照顧方式,也是一樣的。說不定全中國的漢民族都有相近的表現方式。

 上面拉雜講這些,是要說明文化這詞難以說清楚,往往有異有同,不管在同一個文化內或不同文化之間都是如此。所以討論起來真是太難。說到底,每個地方都有各自不同的發展,但是若有某種共通的機制,在經歷過長時間之後,不同地方也可能有相同的文化呈現。(如同以上所舉唐德剛的例子) 。我想強調的是,文化或傳統民族文化,是太多作用彼此交織而成,所以其變遷必然是長期才能看到成效的。政治上的舉措,或許表面上看起來很大的作用,但是,是不是會有長期影響,卻還要看後來的歷史發展。就我自己的態度,基本上是不太相信政治措施對文化有長期的影響,因為政治相較於文化,實在太短暫了。政治扶持的文化很難有根。

 接著談談關於「中國傳統文化」的問題。如同我以上所說,文化是個太難釐清、包羅太廣的名詞,所以我也不討論甚麼是中國傳統文化。我只想談中國傳統文化的形塑機制。自戰國後期以至清末,中國社會的基本架構是皇權和鄉紳的共治結構。而在此結構上,透過儒家傳統、取士等,逐步構成了某種中國大地上上層的共通文化架構。這個上層架構,也透過派到地方的地方官、戲曲、學校等,緩慢而逐步的影響各地。但是因為在清末之前,中國的國家機器都沒能力穿透到縣以下,因此在各地的社會也還是有極大的差異。這個各地的差異,也透過出仕等途徑,以某些方式影響著上層社會。在人類學裡,會說這是大傳統與小傳統間的關係。有時某些小傳統,也可能成為大傳統。


 然而,眾所周知,從十九世紀以來,上面這幅圖像,面臨到強勢西方文明帶來的衝擊。客觀來說,中華文明必然也要隨之改變來適應;而主觀來說,則涉及到對這個改變的態度是抗拒或追求。我覺得你所所問的問題,是出於兩岸的分裂,剛好與這個面對西方文明之過程相重疊所產生的。大陸在1949年之後,一改過去對西方的相對抗拒,轉為全面追求西化(當然是某種特殊形式的西化,即社會主義的實踐),但是台灣則是採取了另一方向的西化(資本主義化),而仍有部分抗拒。從這點來說,你會覺得之前台灣保有比較多傳統民族文化,不能說全沒道理。


 可是這種保有的效應不要被高估。如同我所說,文化是長期才看得出變遷的,兩蔣在政治上的立場是希望能保有傳統文化,在我看來對其較好的評價應該是說把傳統仕紳文化透過普及教育而讓多數人有接觸。但「早已在那」的傳統文化卻很難說因為兩蔣而有所保存,事實上還是因現代化而慢慢萎縮的,尤其是因為台灣的量體小,在強勢西方文明的衝擊下,很難保有主體性。

 反過來說,大陸採取的全面西化(而且其方式與過往仕紳出身的士之傳統大不相同,更多的是雖貼近人民但也較欠缺知識的方式),短期內確實使得大陸變得與台灣受普及教育者所熟悉的過去中國仕紳文化很不相同(我相信台獨會滋長,跟這種陌生感是多少有關的,當然台獨的成因不止如此)。但是也不要誇大大陸全面西化的「去傳統中國」。一來沒有任何一種文化能建立在真空的環境中,任何文化必然受到既有歷史條件的影響。其次如前所說,文化要長期才有效果。第三、雖然大陸所採取的西化方式與傳統仕紳傳統大不相同,但卻是更貼近人民日常生活的。第四、即使是全面西化,由於大陸的量體大,導致大陸不可免的也仍是以中國的方式(Chinese way)在西化。從這些點來說,中國性(Chineseness)在大陸保存得比台灣好。

 最後我想談談你所說的兩蔣保留優秀傳統文化與民風淳美這一點。如同之前所說,其實傳統文化早已在那兒了。兩蔣所做的,更多是透過普及教育,把傳統仕紳的語文、倫理教育普及到多數國民(這也是目前大陸在做的,我想是因為大陸也體會到之前全面排斥仕紳傳統的作法造成某些問題而提出修正)。但是,畢竟時代不同了,透過普及教育,多數國民所受到的傳統教育只能是很淺薄的部分。我倒是寧願相信,是常民社會保留了更多一點的傳統文化。至於民風淳美,我不能說台灣沒有這部分,正如作家柏楊說他來台灣後覺得台灣人對陌生人較為和善。我相信這是因為台灣的地理環境不像大陸那樣嚴苛,使得人有較大的空間變得較為和善。我也不能說兩蔣推動的普及性的倫理教育完全沒有一點效果。但是,從充斥今日台灣政壇、網路上無下限的卑鄙齷齪,其人也大都是兩蔣時代受教育者來看,真的不要太過誇大國民普及教育的長期效果。人性在某種環境下為惡的可能性,遠過於普及教育所能給予的。


 
标题:先生的唸法 字体 [ ]   颜色[绿 ]
分类:心情杂想 创建于:2019-06-16 被查看:235次 评论(0)   文件夹:默认文件夹
普通話一般在唸「先生」的時候,「生」字會唸得比較短促、輕(在台灣稱為輕聲,我不知道大陸怎麼稱呼)。不過,在台灣唸「先生」的「生」時,通常就是唸一般的「生」音(平聲)。我猜這可能是因為閩南話唸先生時也不唸成輕聲,所以台灣多數人唸先生的生會習慣就唸平聲。(好像廣東人也是這樣的) 我平常唸「先生」時,也一樣不唸輕聲,就是照一般台灣人的唸法。比如稱呼某人為某先生是之。但不知是不是因為小時愛看古典小說的緣故,我在讀古典小說中的「先生」,或者要尊敬的稱呼他人時(例如作文稱呼某些值得尊敬的人),腦中就會自動唸成輕聲的「生」。這兩種唸法會自動切換毫無窒礙。
 
标题:關於我的宗教信仰 字体 [ ]   颜色[绿 ]
分类:心情杂想 创建于:2019-04-14 被查看:191次 评论(0)   文件夹:默认文件夹
以下這段是我寫在Facebook上回應他人所寫。不過,複製這段我反而要說的是,我是讀過些佛教經典,可是,我覺得我只是「唯益多聞」,道理上懂一些,但實在在身心上是個半弔子。這有幾個相互矛盾的自我評價:其一是我覺得自己確實在佛經道理上懂得比多數人要清楚些。其二是但我之所知,比起真正有修為者或有學問者,卻是差到不可同日而語。其三是雖我覺得自己比多數人在道理上清楚,但多數人心思單純,當他投入宗教時,卻又能很容易獲得某種心境的安適,為我所不及。其四則是因為上述諸多因素綜合,對於投入宗教甚深者,我卻會多少有點疑慮:不知其人是否走上了歧路。因為自己對佛教的認識始終是知過於行,還是讀書人作風,這是為何我資料上填寫的是儒家信仰,即使我讀的佛經量遠過傳統儒家經典。

***
我的理解是這樣:「法」表示的是佛陀修證悟到的宇宙人生之實相。然而,這個實相的核心是緣起,故而真正的法是「無自性」,也就是「空」。然人總會執著所聽聞為實有。所以金剛經才說:「若人言如來有所說法,即為謗佛。」金剛經說佛沒說法這句話的成立,不是在文字意義上的,而是在抽象層次上的,目的是要人不要執著在有一個不變動的法,若執著就不能去我人眾生壽者諸相。這個道理,如果通讀金剛經全文,多思考幾次,就能理解。是為了要解釋無自性的道理,所以金剛經用了很多看來好像與經驗矛盾的說法。在經驗層次上,當然佛陀是說法很多的。區分金剛經所說的層次不同於一般文字的層次或經驗的層次,就不會弄錯意思。
 
标题:倒序讀之 字体 [ ]   颜色[绿 ]
分类:其它 创建于:2019-03-22 被查看:11次   文件夹:默认文件夹
该日记只对好友开放!
 
标题:衷望 字体 [ ]   颜色[绿 ]
分类:心情杂想 创建于:2018-09-29 被查看:345次 评论(0)   文件夹:默认文件夹
有的時代讓人嘆息、讓人嫌惡,例如文革、例如二戰的軍國日本。但從歷史之眼看來,近一 二十年的台灣不會讓人嘆息,也讓人不屑嫌惡,只會讓人想訕笑。一種打心底瞧不起的訕笑。嘆息往往還會帶有某種悲憫,嫌惡或者還覺得對方至少還有可嫌惡處, 訕笑則是純然的使人覺得無須悲憫,連嫌惡都浪費時間。

原因為何?因為現在的台灣,雖口說的正義滿天飛,但不但 執政者不在乎正義,人民也幾乎都不在乎正義。說幾乎無人在乎正義,是因為幾乎無人願意為了自己說的正義真正付出任何代價,也沒有人願意從一而終的維護自己 所宣稱過的正義。不想付出代價並不奇怪,多數人本就是如此,但正常人多少還認知到自己並不偉大,但很少社會會像現在的台灣,對自己的庸怯毫無理解卻還自認 崇高。一旦喊叫起正義來,猶如自己就是正義。

因為沒人真正在乎自己所講的,台灣現在所說的正義,九成九都只是 要打倒對方的工具。只要情勢變遷,自己講過的正義馬上就可以拋於雲外。因此所謂的正義,在講出口的那一刻就已做好日後隨時可拋棄的準備。簡單一句話:這是 玩假的的正義,以致皆是倚強凌弱者偽裝成抗衡權勢。故而宣稱的正義越多,這個社會就越卑劣。沒人在乎自己講過的話,構成人而無信不知其可的卑劣。這連偽善都算不上,偽善至少還要在乎不自我矛盾,今日的台灣卻是連這都不顧了,只能說是人格渺小、虛無到極點。

這種卑劣超過了某一臨界點,破壞了人心道德的底線,就成了社會性的卑劣,讓人打心底的瞧不起,想訕笑。
 

悲夫生於此世台灣,一個注定日後被後人嘲笑的時代。
 
标题:交友網站的戰略弱點 字体 [ ]   颜色[绿 ]
分类:随笔小记 创建于:2018-08-30 被查看:613次 评论(0)   文件夹:默认文件夹
從戰略的角度來看,交友網站實在是很不適合交友,尤其是想透過交友網站找到另一半機會更低。

何以如此?

在現實交往中,彼此的相處是整體性的,所以認識也是較多面的(雖然初識是較淺薄)。整體的認識,可以讓人不會只看到諸如外表這些條件,能讓某些優點被看到,即使外表條件不夠好,都能吸引到某個頻率的人。但交友網站中這些優點會看不到,彼此只是靠照片和一些條件來在認識對方,這樣的認識自然是片面的。

就算照片和所附條件都能完全反映真實,交友網站上也會因為互動太過片面,所以很容易造成誤會(而且常是現實不容易有的誤會)。現實中的誤會還有解釋的機會,交友網站中發生的誤會卻很容易走向不歸路。因為對方給你的印象是片面的,某方面所謂的他/她只是某種反應的集合,不是真實的人。所以,發生誤會後不再聯絡也不容易覺得可惜。

就這樣,網路交友容易中斷。所以在交友網站中,雖可能認識許多人,但真能留下來成為現實中的朋友的可能屈指可數。

而這剩下這麼少的人中,要找到一個自己還能接受的人相伴終身,自然機會也不會太高。所以與其在交友網站花費時間卻只能認識那麼少的人,也許在現實中努力認識他人的收穫還能更大些。但多數人只能看到在交友網站可以認識到許多人的機會,卻看不到這許多人事實上真能成為現實中朋友的機會低得可憐。

說來,交友網站是靠著販賣「希望」而賺到錢的。但是,事實上提供的機會卻遠低於其承諾的希望。

那麼,我該離開這裡了嗎?
 
标题:閩南語、粵語、越南語 字体 [ ]   颜色[绿 ]
分类:随笔小记 创建于:2018-07-29 被查看:699次 评论(1)   文件夹:默认文件夹
十二歲時,港劇楚留香首次引進台灣,我第一次聽到了廣東話。記得當時聽到的第一個反應是覺得好笑:看著字幕知道唱的是「千山我獨行,不必相送」,可是語音怎麼這樣奇怪,怎麼有人是這樣講話?

這當然是當時年少無知的很幼稚的反應,當時除了閩南話和普通話,我從來沒聽過別的語言(客家話其實五六歲時是聽過的,只是年紀太小沒注意。而英語,還要在幾個月後才會學到)。

後來廣東話聽得越多,就越能理解每個字發音在廣東話裡為什麼是這樣唸,就會發覺其實閩南話和廣東話在某些用法、字彙上還滿相近的,可以說閩南話和廣東話是共享某些共同的語言要素。 後來更知道,廣東、福建、甚至越南北部,兩三千年前都算是百越文化的一部份,所以這幾個地區雖然各有不少彼此講不通的方言,但是發音習慣,乃至部分語法卻也有共通的地方。最近些年,台灣引入了越南的移工,聽他們講話就會覺得,他們講的話跟廣東話的感覺也還滿像的。當然廣東人應該會覺得他們的語言和越南話完全不一樣。可是若在整個漢語區的人看來,應該就會覺得閩南話、廣東話、越南話聽起來很像。這幾個地方現在的語言,應該都是秦漢之後納入中國領土/影響範圍,而在百越語音發音模式上架構、混合了漢語語詞、語法的結果吧?因此離中原越遠,與漢語語法的差異就越高:閩南話低於廣東話,而廣東話又低於越南話。話雖如此,畢竟漢語本身也在變,所以這幾個語言還是保留了不少中古漢語的特色。
 
标题:徵與征 字体 [ ]   颜色[绿 ]
分类:随笔小记 创建于:2018-06-17 被查看:82次 评论(0)   文件夹:默认文件夹
在傳統中文的使用中,徵和征是不同的字。徵字多少還要取得對方一些同意(例如徵求同意),但征字則是純強迫性的了。

可在簡體中文中,這兩個字用同一字來表示。所以,每次在這兒看到大陸女網友寫著「征婚」,我腦海都會浮現一個男人被女人用繩子繫住脖子,進入婚姻當一輩子奴隸的畫面。哈哈。

我知道簡體字是為了要推廣教育才簡化,所以我不想批評說這是破壞文化。只是習慣了「徵婚」兩字,每看到「征婚」,我總難以克制腦海中的圖像。
 
标题:對當代學術風格的觀察(下) 字体 [ ]   颜色[绿 ]
分类:随笔小记 创建于:2018-06-03 被查看:609次 评论(0)   文件夹:默认文件夹
以下原本寫在自己的facebook上,是回應前篇而寫


 回應XX兄 我一點兒都不反對文獻回顧的重要性。其實你所說的,我大致都是贊成的(但下面會解釋還是有些地方我的意見不同)。所謂的理論,其實我現在界定得很簡單,就是從[經驗]研究中所獲得的某種解釋(當然,是精要而有某種高度的)。我們任何人要做研究,先瞭解學術群體對這個現象已經認識到哪裡當然是基本功,否則就等於是為了造出一輛車而又重新發明輪子一般(我想這跟你所說的reality很大,沒人能靠自己的努力觀察到大部分,應該是同樣的道理)。 


 但是,理論本來只是研究者費盡千辛萬苦之後,想辦法歸結而出的解釋。但理論在成型之後,我卻覺得會似乎像是有了自己生命一般,反過來制約了研究者的研究可能性。我想是因為,真實世界總是千變萬化的,不管再怎麼精彩的理論,必然都是對現實世界的某種化約。而這種必然會有、不得不然的化約,卻很難不對日後研究的人產生影響,使得其後的研究者被不自覺的帶往某種方向--尤其是對能力有限的研究者特別如此(我也坦白承認我就是這種能力有限的研究者)。開始時可能只是不經意的使研究者更容易看到某種現象而忽視其他,但隨著理論的勢力越來越大,到後來則似乎形成某種像世界觀的東西,阻擋了研究者的視野。比如說,傅科的理論,在今日似乎就取得了這樣的地位。 


 理論會這麼有用,當然是有其原因的。確實,某些精彩的理論像是把銳利的刀,一刀切下,可以切出某種漂亮的切面,見到別人所不能見的現象。我以前其實也是理論的愛好者,看到精彩的理論,會有種彷彿自己掌握了真理的愉悅。可是,我現在覺得,不管那些理論是花了多少精神才提煉出來,學習者又花了多少精神去弄懂,後來者都不要太輕易的用那些理論來解釋現實--除非他自己也鑽研過現實是什麼。 我自己是在近幾年寫的東西中,才領悟到一點:可能要有三分的瞭解,我才能寫出一分的東西。那些沒能寫出(事實上大多也寫不出)的二分,基本上是我弄髒雙手,去瞭解現實到底是什麼的實際摸索。是這二分決定了這一分為何這樣寫而不那樣寫。但其他人若沒有這二分的摸索,一旦要用我寫出的一分來解釋現象,很難不偏誤。譬如,若我要研究中國史,我必須要真的去摸史料,我才能判斷別人對中國史的既有解釋到底是對或錯。只有當我真的懂這個現象,我才算真的懂了那些解釋現象的理論,我也才有機會(只是機會,不是必然)能獲得新的視野。我的想法是,在閱讀文獻之後,主要是立基於經驗研究對既有文獻的「辯駁」,才讓我們有可能跳出既有理論。在這點上,我確實和你的看法不同。純粹靠閱讀文獻,要思考到前人文獻的缺點,而看到一條前人文獻都沒思考到的新路,我覺得是很難做到的。(就算天才做得到,他們設想的新路到底是不是真正實存,又是個問題) 


 我覺得知識的探求就像我們不知道規則的棋局,要由觀察棋局的運作去反推規則。說到底,我們可能永遠不知道棋局的真正規則是什麼,但是,由棋局的運動,我們至少可以知道什麼「不是」棋局的規則。(Popper所說的可否證性)。但是若對棋局運動的觀察不夠,則不同對棋局規則的推想,最後就會變成各說各話。我覺得現在說的與理論對話,問題就在這,似乎很少有理論能被「否證」,因為不同理論立基的似乎都是「不同的現實」。當然,因為每個觀察者所在位置不同,我不否定即使有了詳細的觀察,也仍得出不同的觀點的可能性,尤其跟人相關的知識,更是如此。不同視角可以豐富我們對真實的理解,但若不同觀察者眼中的世界,根本就不是同一個世界,那樣的知識某方面來說也就會喪失了價值。 


 所以,我真正反對的,應該可說是想把某種理論取向,當成自己認識經驗事實的方便法門,卻因而沒有真的去弄懂經驗事實吧。 


 謹回應如上。感謝XX兄的指教。是因為有你的指教,才讓我又多思考了一些問題,寫出了這個補充。我們對該怎麼做研究的立論,其實九成相近,只是是那一成不同,讓我們講出的話很不一樣。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服务条款 - 隐私权政策
© Unknown Space ,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