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帮助  
会员浏览
andreaslin的日记网址:andreaslin.blog.jiaoyou8.com 
andreaslin 的日记 联系我 |  给我发暗件 |  设我为好友 | 心动 
等级:8等级:8
个人信息
我的相册 (1张)
我的日记 (10则)
我的图片 (0张)
日记文件夹
默认文件夹(10)
每月档案
2018/6(2篇)
2018/5(1篇)
2018/4(1篇)
2018/3(1篇)
2018/2(1篇)
查看全部...
最新日记
徵與征
對當代學術風格的觀察
對當代學術風格的觀察
記台灣黑暗的一天
胡思亂想
疑惑
無題
館內活動的感想
胡說八道
公司的經濟分析
我收藏的日记作者
雨花
我收藏的日记
网友评论(3)
雨花 评论于2018-06-10 09:04:06
谢谢您!
Bubblysmile 评论于2018-04-03 09:41:53
谢谢留言,认识你很高兴。
magentalove 评论于2018-01-22 11:26:37
Thanks for your attention, but it is...
  第1-10,共10篇日记[首页][上页][下页][末页]
标题:徵與征 字体 [ ]   颜色[绿 ]
分类:随笔小记 创建于:2018-06-17 被查看:11次 评论(0)   文件夹:默认文件夹
在傳統中文的使用中,徵和征是不同的字。徵字多少還要取得對方一些同意(例如徵求同意),但征字則是純強迫性的了。

可在簡體中文中,這兩個字用同一字來表示。所以,每次在這兒看到大陸女網友寫著「征婚」,我腦海都會浮現一個男人被女人用繩子繫住脖子,進入婚姻當一輩子奴隸的畫面。哈哈。

我知道簡體字是為了要推廣教育才簡化,所以我不想批評說這是破壞文化。只是習慣了「徵婚」兩字,每看到「征婚」,我總難以克制腦海中的圖像。
 
标题:對當代學術風格的觀察(下) 字体 [ ]   颜色[绿 ]
分类:随笔小记 创建于:2018-06-03 被查看:109次 评论(0)   文件夹:默认文件夹
以下原本寫在自己的facebook上,是回應前篇而寫


 回應XX兄 我一點兒都不反對文獻回顧的重要性。其實你所說的,我大致都是贊成的(但下面會解釋還是有些地方我的意見不同)。所謂的理論,其實我現在界定得很簡單,就是從[經驗]研究中所獲得的某種解釋(當然,是精要而有某種高度的)。我們任何人要做研究,先瞭解學術群體對這個現象已經認識到哪裡當然是基本功,否則就等於是為了造出一輛車而又重新發明輪子一般(我想這跟你所說的reality很大,沒人能靠自己的努力觀察到大部分,應該是同樣的道理)。 


 但是,理論本來只是研究者費盡千辛萬苦之後,想辦法歸結而出的解釋。但理論在成型之後,我卻覺得會似乎像是有了自己生命一般,反過來制約了研究者的研究可能性。我想是因為,真實世界總是千變萬化的,不管再怎麼精彩的理論,必然都是對現實世界的某種化約。而這種必然會有、不得不然的化約,卻很難不對日後研究的人產生影響,使得其後的研究者被不自覺的帶往某種方向--尤其是對能力有限的研究者特別如此(我也坦白承認我就是這種能力有限的研究者)。開始時可能只是不經意的使研究者更容易看到某種現象而忽視其他,但隨著理論的勢力越來越大,到後來則似乎形成某種像世界觀的東西,阻擋了研究者的視野。比如說,傅科的理論,在今日似乎就取得了這樣的地位。 


 理論會這麼有用,當然是有其原因的。確實,某些精彩的理論像是把銳利的刀,一刀切下,可以切出某種漂亮的切面,見到別人所不能見的現象。我以前其實也是理論的愛好者,看到精彩的理論,會有種彷彿自己掌握了真理的愉悅。可是,我現在覺得,不管那些理論是花了多少精神才提煉出來,學習者又花了多少精神去弄懂,後來者都不要太輕易的用那些理論來解釋現實--除非他自己也鑽研過現實是什麼。 我自己是在近幾年寫的東西中,才領悟到一點:可能要有三分的瞭解,我才能寫出一分的東西。那些沒能寫出(事實上大多也寫不出)的二分,基本上是我弄髒雙手,去瞭解現實到底是什麼的實際摸索。是這二分決定了這一分為何這樣寫而不那樣寫。但其他人若沒有這二分的摸索,一旦要用我寫出的一分來解釋現象,很難不偏誤。譬如,若我要研究中國史,我必須要真的去摸史料,我才能判斷別人對中國史的既有解釋到底是對或錯。只有當我真的懂這個現象,我才算真的懂了那些解釋現象的理論,我也才有機會(只是機會,不是必然)能獲得新的視野。我的想法是,在閱讀文獻之後,主要是立基於經驗研究對既有文獻的「辯駁」,才讓我們有可能跳出既有理論。在這點上,我確實和你的看法不同。純粹靠閱讀文獻,要思考到前人文獻的缺點,而看到一條前人文獻都沒思考到的新路,我覺得是很難做到的。(就算天才做得到,他們設想的新路到底是不是真正實存,又是個問題) 


 我覺得知識的探求就像我們不知道規則的棋局,要由觀察棋局的運作去反推規則。說到底,我們可能永遠不知道棋局的真正規則是什麼,但是,由棋局的運動,我們至少可以知道什麼「不是」棋局的規則。(Popper所說的可否證性)。但是若對棋局運動的觀察不夠,則不同對棋局規則的推想,最後就會變成各說各話。我覺得現在說的與理論對話,問題就在這,似乎很少有理論能被「否證」,因為不同理論立基的似乎都是「不同的現實」。當然,因為每個觀察者所在位置不同,我不否定即使有了詳細的觀察,也仍得出不同的觀點的可能性,尤其跟人相關的知識,更是如此。不同視角可以豐富我們對真實的理解,但若不同觀察者眼中的世界,根本就不是同一個世界,那樣的知識某方面來說也就會喪失了價值。 


 所以,我真正反對的,應該可說是想把某種理論取向,當成自己認識經驗事實的方便法門,卻因而沒有真的去弄懂經驗事實吧。 


 謹回應如上。感謝XX兄的指教。是因為有你的指教,才讓我又多思考了一些問題,寫出了這個補充。我們對該怎麼做研究的立論,其實九成相近,只是是那一成不同,讓我們講出的話很不一樣。
 
标题:對當代學術風格的觀察 字体 [ ]   颜色[绿 ]
分类:随笔小记 创建于:2018-05-27 被查看:118次 评论(0)   文件夹:默认文件夹
雖已與學術無緣,但這幾年寫的東西卻讓我想到一個問題:學術中老說要與既有理論對話。可真正的對話我覺得應該是這樣的:經過鑽研後,我發現某個東西/現象是這樣這樣,然後,翻查過去對此現象的解釋(此即既有理論),甲理論對此現象沒解釋到什麼,乙理論又沒解釋到什麼。因此我的發現,是從什麼與過往不同的角度去看,而修正/反駁了甲、乙…理論的缺點。這是立基於經驗研究之上,由研究的成果本身來判定既有理論的優劣。 

可是,現在所謂的與理論對話卻像是這樣的:在研究前,就先做文獻探討,然後說甲理論是這個觀點,所以不能看到什麼;乙理論又是那個觀點,所以不能看到什麼,而本研究將從什麼不同於甲乙理論的角度出發,彌補甲、乙理論的不足。然後在做完研究後,宣稱透過這個研究,本研究得到了甲乙理論所沒見到的這個或那個成果。 

上面兩種方式看起來好像只是順序不同,或歸納與演繹的不同,但不是這樣的。從第一種方式中,我是真正去研究某個現象到底是怎麼回事,等到研究得出一個結果,才比較現在理論到底有啥缺失。這樣做的好處是,我是建立在「經驗事實研究」的基礎上來論斷既有理論的缺失。我事先沒有先用一種理論框架,來限制自己的經驗研究可以採取的可能性,也不限制可能得到成果的範疇。因此我研究的成果,可以修正既有的理論。如果研究的成果夠豐富,視角夠獨特,也許我的研究可算是一種新視角。但這要以研究是否夠豐富、視角是否夠獨特而定不是我事先就有了一種新視角。 

可是後者卻是先從理論角度出發,先從理論去解析既有視角會有哪些問題,然後才以特定的新視角去研究。後者的主要問題是:不同視角「當然」都會看到不同的東西。可若只是如此,不管新研究作多少,我都只是講出了過去沒講到的新成果,可是再也不能說,因為事實是這樣,所以以前的理論哪裡講錯了該修正或廢棄。新的研究變成只是和以前不同,但是,再也不能說既有研究哪裡有錯。也就是說,原本只是文化相對論(我和你視角不同,所以看到不同的東西),但推到極端無可避免就是虛無(我不能說你錯,你也不能說我錯,我說服不了你,你也說服不了我)。

 我自然清楚,研究不可能有絕對乾淨的觀察,任何觀察總是會有理論預設。所以第一種研究方法和第二種方法是不可能完全分開的。可是實做上不能分開是一回事,一開始做研究就決定用新的觀點去看事情又是另一回事。但現在的社會科學似乎就是用第二種方法在做研究的;我自然也清楚,在研究過程中,總是邊讀邊研究,讀一點後研究一點,兩者不斷循環交織。嚴格說來也沒有絕對純粹的某種理論視角的研究。但事實上讀一點研究一點的不斷循環交織,常只具有工作程序的重要性。研究出發點是想證成某種理論視角的態勢是很明顯的,工作程序上所見到的與既有視角不符的事實,真能讓作者放棄已採取的某種視角者太少了。 

結果就是:目前社會科學雖有無數的理論,每個理論都有屬不清的出版品,可是整體學科卻好像沒法往前進。大家各說各話,表面上研究成果非常豐富,但事實上沒人有把握誰的研究比較接近「事實」(可能研究者也不在乎吧)。這結果,可美其名可說是物自身不可知,但事實上已經變成研究成果只是漂浮在人腦中的各種抽象建構,卻再也和經驗事實沒堅實的關係,標準的後現代風格。 


為什麼現在的研究會變成這樣呢?
 
标题:記台灣黑暗的一天 字体 [ ]   颜色[绿 ]
分类:时事点评 创建于:2018-04-29 被查看:15次 评论(0)   文件夹:默认文件夹
士大夫之無恥,是謂國恥
 
标题:胡思亂想 字体 [ ]   颜色[绿 ]
分类:心情杂想 创建于:2018-03-24 被查看:41次 评论(0)   文件夹:默认文件夹
花了幾年寫了一本書,二十一萬字,自覺是力作,也覺得寫了不少字。 可為了全面修訂,數位輸出90頁B4雙面後,45張紙拿到手上覺得薄薄的沒多少,也才花了72元台幣(18元人民幣)就印完了,忽然覺得若有所失,幾年的功夫才只有這一點點成果,怪空虛的。哈哈。
 
标题:疑惑 字体 [ ]   颜色[绿 ]
分类:心情杂想 创建于:2018-02-16 被查看:1次 评论(0)   文件夹:默认文件夹
该篇日记为私有,不对外开放!
 
标题:無題 字体 [ ]   颜色[绿 ]
分类:心情杂想 创建于:2018-01-23 被查看:101次 评论(0)   文件夹:默认文件夹

雙鯉內尺素兮,道其阻而漫漫;名封(von)氏連文兮,臨谷歌而信傳;言其晦而隱兮,子其知而心懽?

屈原復生,若見此文必寧再死一次吧?

 
标题:館內活動的感想 字体 [ ]   颜色[绿 ]
分类:随笔小记 创建于:2018-01-21 被查看:812次 评论(0)   文件夹:默认文件夹
周六(1/20)館裡邀請了簡媜老師來談她的書 「我為你灑下月光」,來的讀者很踴躍,超過了過去一年四場文學講座所有讀者的總和。作為業務承辦人,來的讀者多當然高興,(誰願意看到辦活動要擔心沒人來呢?)可是也有點感嘆。只有高知名度的講者才能吸引許多讀者(或許講題也有關,因為這是本談愛情的書,這主題本來就容易受歡迎),那麼讀者到底是因對講者寫的內容有共鳴而來,還是為了講者的名氣而來? 此外,我自己也好奇,到底有多少讀者是事先讀過書才來的?他們來是為了這個主題,還是真能感受到這本書的文學性? 我想,台灣的文化發展,距離先進還遠得很哪。我很希望哪天在華人區,作家來演講,能真正與因被他書中的文學感動而來的讀者互動,而不只是因為主題或講者的名氣。
 
标题:胡說八道 字体 [ ]   颜色[绿 ]
分类:随笔小记 创建于:2018-01-05 被查看:97次 评论(0)   文件夹:默认文件夹
小心肝,用點心 中文字是很有意思的。哈哈
 
标题:公司的經濟分析 字体 [ ]   颜色[绿 ]
分类:其它 创建于:2017-12-21 被查看:868次 评论(1)   文件夹:默认文件夹
從經濟學的角度來說,公司成立的目的,就是因為把人力、資源組織起來賺錢,賺到的要比各賺各的加總還多,所以才要組織公司。因此,公司裡每個人的貢獻(公司從每個人所賺得的),必然會比每個人收到的(公司付給每個人)要多。 可是,公司賺到超過每個人收到的部分要怎麼處理?有幾個方式:再投資讓公司壯大好讓大家以後賺更多,或分給每個人(包含員工和股東)。這些在概念上都沒問題,可是實做上會有問題: 1. 再投資不僅股東可能會不答應(因為沒收到股利),員工也會覺得自己該收到的錢,為什麼沒問過他就拿去再投資? 2. 就算是全分給所有人,員工也會覺得股東憑什麼拿那麼多?拿錢出來和拿勞力出來,到底要怎麼計算才叫公平,至今也是各說各話。因為公平這個概念本身就是太複雜的問題。股東會說沒我拿錢出來,你們能賺什麼?勞工也會說沒我出力,你有錢有屁用?所以西方才會有左派右派,分別代表勞工和資方權益。 所以不管怎麼說,員工拿到的都會比他實際貢獻的少。 不過現今還有另一個問題:公司員工覺得他拿到的比他自己來做能拿到的還少,他覺得是股東拿去沒分給勞工。理論上這不可能,是因為這樣公司必定會倒閉(公司賺的比個體所賺的加總還少)。但現實上卻有可能:因為台灣的法令讓勞工只是一個個的個人,沒辦法團結起來和資方在平等位置,所以沒有力量問資方,到底勞工貢獻多少,而資方又該給勞工多少,所以理論上資方可以給勞方比他自己做還來得少的工資,以維持自己的利潤。或許有人會問勞工既然在公司拿得比自己做要少,為什麼不自己出來做?問題就是在現在企業模式主導下,勞方自己做無論如何沒法和企業相比營利,最終也只能倒閉。如果是以前手工業時代,勞工還可以自己開業,現在是不可能的。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服务条款 - 隐私权政策
© Unknown Space , since 1996